話說去年底在得知梵谷的畫作要來台展出時,我就已經到唉磞預購了1/10下午一點的場次。其實原本也沒想到要先預購,但是我和shiro去年看米勒的經驗太慘痛了,光是購票就排了我們幾個小時,排啊排到進展場後,每一幅畫我們都是遠遠地看吶,人多到根本都是在看大家的"頭",租了語音導覽也辦法好好聽,因為人多到現場吵翻天,此次經驗堪稱我們所看過的最糟糕、最累的一場展覽。雖然看到了「拾穗」,但我只記得人人都想往畫前擠,而我難過的只想吐...

好在這一次有事先預購票,還選定好場次,就算展場很多人,最起碼也省下排隊的時間了。但我真的不愛那綠、白配色的票券,不管是買演唱會、棒球票都一樣,沒有在票面上注入那場展覽的重點及靈魂,不過省了時間,只能安慰自己有得必有失。

歷史博物館今日的人潮不多,跟我們想像中完全不一樣...從驗票到展場,我們只花了不到三分鐘的時間,真的很快。而且主辦單位此次將預售票及現場購票劃分了場次,大家看展覽的時間就不會擠在某些熱門時段(可能也因為梵谷幾幅有名的畫沒來,參觀人數比想像中少),所以我和shiro此次的展覽每幅畫都看得很清楚,連語音導覽都聽得好清楚,真的要力讚一下主辦單位。

而且語音導覽的機器終於脫離耳機了,此次語音導覽機器有LCD顯示,看著每幅畫的導覽編號在觸控螢幕上按下編號,有該幅畫的縮圖可看,也能邊聽導覽。而團體導覽也做了些改進,每個聽團體導覽的朋友都備有耳機,再也不會有人為了要聽導覽而拼命往前擠,整個展場再也不覺得很時很擁擠,這也是我和SHIRO看了這麼多展覽以來,第一次感覺我們可以細細地從梵谷的每幅畫裡,看到他的改變,一直到展覽結束,我們也好像參與了他做畫的過程一樣。

此次的展覽大部份都是梵谷的較早期的作品,有他剛開始在荷蘭習畫的素描,一直到他後來向表姐夫學習的油畫。看著梵谷的色調一路從黑白、灰暗到後期的大膽用色;以及生疏的筆觸到療養院時期的那令人印象深刻如火焰、捲曲的形狀,一場展覽,就像參與了梵谷的一生一樣。

梵谷習畫不過短短幾年,但卻顯現出豐沛、驚人的創造力。如果說那天你沒在麥田裡舉槍自盡,說不定會有更多作品傳世,是吧,VINCENT.

REISHI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